地图守望者
标签
收藏研究
传统文化
地图守望者

辛亥百年记忆之“大清帝国”与“中华民国”分省精图

发表时间:2019-06-11 14:39

QQ图片20190611153842.jpg400.jpg

这两本百年前的日版中国分省地图集首版于明治三十九年(1906年)二月,名为《大清帝国分省精图》,依田雄甫编撰,东京富山房出版发行。次年五月再版。到明治四十四年(1911年),中国爆发了震惊世界的辛亥革命,清王朝被推翻。这一重大事件当然也引起日本朝野极大的关注和重视,因此对了解中国新形势下的最新状况莫过于一本详尽的地图集了。笔者所藏一则在革命后不到一个月的115日,富山房用再版本加印增刷以应急需,仍供不应求;于是在月底30日就加紧赶制了第三版以解燃眉之急。考虑到南方各省纷纷宣布脱离清政府,革命形势大好,图集名称遂改为《中华民国分省精图》(此一点可见日本人的政治敏锐度之高),但由于时间仓促,来不及更新底版,且革命刚刚爆发,清廷尚未宣布退位,行政区划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动,所以编者仅在内页几处原书“大清帝国”的部位另用纸条覆盖改为“中华民国”字样,其他基本与前两版无异。

    图集为八开蝴蝶装精装本,大致可分为题辞及书信往来、序言、目录、分省地图、各地风光照片、附表几个部分。题辞及书信往来有清末重臣、改革派及立宪派代表人物爱新觉罗·载泽应编者之邀为图集所作的题辞“统一寰宇”四字;依田赠予载泽此图集与《世界读史地图》等的往来书信;袁世凯对依田赠予此图集与《世界读史地图》等的感谢信;盛京将军赵尔巽对依田赠予此图集与《世界读史地图》等的感谢信。

    地图共计有十九幅,为单面套色石印,分省图行政区划标至府州一级。各图依次是:亚细亚洲全图、中华民国全图、中华民国地势图、直隶·山东·山西三省图、北京·天津府及北京天津近旁图、盛京·吉林二省图、黑龙江省全图、陕西·甘肃二省图、江苏·河南二省图、南部枢要都会图、福建·江西·湖南三省图、浙江·安徽·湖北三省图、广东·广西二省图、贵州·云南二省图、四川省全图、蒙古全图、新疆省全图、西藏全图、历代沿革要图。

    各地风光照片有十一页,为单面半幅黑白照片,收罗中国各个地方的名胜古迹、自然风光及各式建筑。最后附录列表6页,依次有皇帝表(清帝王世系)、位置表、面积及人口表、耕地面积表、中央政府表、行省衙门表、宗教表、财政表、国债表、海关税及阿片厘金税表、气象表、开市人口表、开市输出入表、贸易表、重要贸易国输出入表、重要输出入品表、出入船舶国籍表、出入船舶种别表、外国贸易船出入表、铁路表。

    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得以成功,在一定程度上也得到了日本的支持和援助。日本著名思想家、日本法西斯主义理论创立者北一辉,1906年加入了同盟会并参加辛亥革命,活动于上海、武昌及南京等地。后长居上海,投身中国革命长达十三年之久。他认为,辛亥革命是以日本明治维新为典范而形成的革命运动。宫崎寅藏(又称宫崎滔天)、平山周、梅屋庄吉、犬养毅等为数不少的日本人支持并亲身参与到革命中,对革命党人的行事风格等产生了巨大而深厚的影响。所以他称日本是“中国革命的助产士。”其次,清末东渡日本留学的热潮形成了庞大的留日学生群体,他们从日本明治维新后国力蒸蒸日上认识到只有使用暴力推翻腐朽清王朝的统治才能实现国家的富强,这些留日学生大都成为革命的火种和主力军,对推动中国革命团体的形成和传播革命思想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900年兴中会在惠州发动起义,当时革命党除获得日本政界在资金和政策上的支持外,更有宫崎寅藏、平山周、福本诚、伊藤岩崎、山田良政等十余名日本人手握钢枪亲自上阵参加起义。起义于108日打响,革命军四战四捷,很快发展到两万余人。不料,新上任首相伊藤博文突然下令禁止出口军火,并不许孙中山等革命党人在台湾活动。起义军血战半个多月,虽然士气旺盛,但弹药已尽,无力再战,此时在菲律宾购置的一批军械又发现全是废品。孙中山只得下令结束战斗,参加人员撤退香港。此役,日本革命志士山田良政在与清兵交战中战殁(另说战斗中被俘遭杀害),孙中山赞之以“外国义士为中国共和牺牲者之第一人”。

    惠州一役之后,孙中山在宫崎寅藏的引见下,与华兴会的黄兴、宋教仁等相识,很快一拍即合组建了中国同盟会。宫崎本人也成为最早的会员。其在所著之《三十三年之梦》中写道:“愿我们能为共同的事业贡献此生,深入中国内地,一心以中国人为念,思想当谋及万世,收揽英雄,以奠定‘秉天意,树正道’的基础。倘若中国得以复兴,伸大义于天下,则印度可行,暹罗、安南可以奋起,菲律宾、埃及也可以得救。”这是宫崎投身于中国革命的“根本方针”。可以看出他是真心要为亚洲谋自由而不顾一切践行自己的理想。他们的想法不谋而合,都希望亚洲人民能团结在一起,改变被西方奴役和压迫的命运,以实现黄种人的共同解放。1921年,宫崎最后一次来华,意图协助孙中山北伐,回国后于次年去世。孙中山闻讯后至为悲切,痛呼“中国人民失去一良友”。并赞誉“宫崎寅藏者,今之侠客也……放之虬髯,诚有过之。”有如宫崎寅藏毕生支持中国革命事业,一生矢志不渝,心若赤子,毫无私心者,放之东瀛能有几人乎?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清廷派镇国公载泽与徐世昌、端方、戴鸿慈、绍英五大臣出使各国考察政治。次年回国后上《奏请宣布立宪密折》,将日本宪政摆在列国之首,奏请仿日德例,改行君主立宪政体。载泽在日本考察期间除了对议院、学校、工厂、兵营、警察所等作例行考察外,还广泛结交日本政要或学界人士。与依田雄甫相识即在此间,依田作成此图集以之相赠,并邀其为图集题辞。载泽欣然题以“统一寰宇”四字。但清王朝至此气数已尽,“统一寰宇”也只是一厢情愿而已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辛亥革命结束了中国长达两千年之久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是近代中国具有重大意义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正如胡锦涛同志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说:“今天,我们隆重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深切缅怀孙中山先生等辛亥革命先驱的历史功勋,就是要学习和弘扬他们为振兴中华而矢志不渝的崇高精神,激励海内外中华儿女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共同奋斗。”

    这两本一百年前由异国出版的,也是因为辛亥革命而出版的中国分省地图集,作为见证了开启中国前所未有的社会变革大时代的珍贵历史实物,实属难得。

(2011年10月10日原作,2019年6月11日修改)

401.jpg402.jpg403.jpg404.jpg405.jpg406.jpg407.jpg408.jpg410.jpg